專業生產廠家、行業標桿企業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找資訊 > 多地處罰私家車“載客”引爭議 期待監管模式突破

多地處罰私家車“載客”引爭議 期待監管模式突破

來源:中國工廠網發布時間:2018-09-21

  近日,南寧運管部門對一輛涉嫌通過網絡打車平臺接單“載客”的私家車主開出了3萬元罰款的通知書。記者發現,在網絡約租車管理辦法即將出臺的形勢下,近期多地加大了對私家車開展網絡約租服務的打擊力度,引發較多爭議。  在規范“專車”成為各方共識的背景下,最能體現互聯網“共享”特點、又具有廣泛市場基礎的私家車能否覓得“一線生機”?  多地處罰私家車“載客”引爭議  在7月29日首次公開表態“私家車接入網絡專車平臺載客屬非法營運”之后,南寧運管部門很快就查處了一起案例。  稽查人員介紹,7月31日上午,南寧市運管處聯合南寧火車東站鐵路派出所、交警等在進站口對車輛進行檢查,發現一輛車的乘客下車時,司機拿出手機與乘客發生類似手機支付交易的動作。執法人員隨即上去分別對乘客、司機進行詢問檢查。  稽查人員告訴記者,乘客表示自己通過某網絡打車平臺約到了這輛車,從廣源國際出發到目的地火車站,費用是19.3元。交警檢查車主證件發現,車輛是司機個人所有,司機沒有“勞務派遣關系”。隨后,南寧運管處扣押了這輛車,并下達了案件處理意見書。  日前,南寧市運管處向車主下達交通違法行為通知書稱,該車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就擅自從事道路運輸的行為,違反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》有關規定,擬罰款3萬元。  近期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武漢、濟南等地紛紛出手加大對“專車”市場的規范力度,私家車成為查處重點。記者發現,各地對于私家車的處罰引發不少質疑:一是處罰金額過高;二是車主受罰,而相關的第三方網絡平臺未受到處罰;三是一些地方的運管部門涉嫌釣魚執法。  更主要的質疑是對“專車”的“違法認定”。南寧被查車主潘先生談及此事“滿肚子火”,甚至聘請了律師,做好了訴諸法律的準備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是因為覺得通過網絡載客“很有意思”才這么做的,當日乘客是通過代金券轉賬,自己并未收現金,當時的交易屬于“第三方支付”,因而不能視為“非法營運”。  私家車成規范“網租車”焦點  作為互聯網催生出的一種新興交通業態,“專車”的出現和發展一直伴隨爭議。作為互聯網“共享經濟”模式典型代表的私家車,成為“網租車”焦點。  出租車行業市場供需前景預測深度研究報告顯示,根據交通運輸部此前的表態,私家車被禁止進入“專車”領域。無法回避的現實是,私家車已經成為當前網絡約租車的重要組成部分。  事實上,“黑車”的長期存在就反映了現有出租車運力和服務方面的缺陷,私家車大量介入網絡預約出租車市場也體現出市場的需求。業內人士介紹,網絡打車平臺大多聲稱只與租賃公司合作,不少私家車確實采取了掛靠租賃公司的形式參與進來。然而,由于租賃公司容量有限,而各平臺對于私家車加入“專車”的門檻并沒有嚴格把控,導致部分私家車自主接入網絡平臺約租。  桂林市民劉先生說,他在網絡平臺上注冊成為兼職司機,身邊也有朋友在做。“一是覺得好玩,同時也利用了閑置的資源”,他說,上下班高峰期很難打到車,自己兼職開“順風車”既方便別人,又掙點外快,屬于雙贏。一些網絡打車平臺此前也表示,“順風車”屬于非營利性的、互助的、拼車性的公益性行為,不能視為一般運營。  南寧市運管處副主任林文介紹,目前他們對租賃公司、有勞務派遣證明的車輛及“專車”司機暫不監管,唯一確定的就是“不允許私家車接入軟件平臺約租”。  而面對網絡約租車市場快速擴張的私家車,運管部門也坦承存在監管難點。林文介紹,私家車掛靠軟件約租的隱蔽性很強,實際上很難實現有效監管。南寧運管部門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對私家車接入網絡軟件平臺約租進行關注。今年1月以來,共查處各類非法營運車200多輛,其中私家車70多輛,包括散布在街頭的“黑車”,也包括一部分疑似通過網絡軟件平臺運營的“私家車”。  期待監管模式突破  科技改變生活,“專車”的興起受到不少市民追捧。南寧市民張女士說,打開手機里的“滴滴”,既有傳統出租車,又有個性化快車、專車、順風車,服務選擇多樣且“物美價廉”,關鍵是有些項目實現了“順路拼車”功能,不但新潮而且環保,真不希望這一“新事物”就此受阻甚至衰落。還有一些受訪人士表示,這一新模式優化了資源配置、增加了市場供給,雖然存在一定監管風險,但政府宜疏不宜堵。  目前網絡打車平臺自身的服務標準和管理制度正在不斷完善,構建起了市場化的信用評價體系。滴滴、快的等平臺發布了互聯網專車服務管理及乘客安全保障標準,還設立了用于保險的基金池,從乘客角度而言目前尚未出現明顯事實利益損害。反對聲音更多來自受到沖擊的傳統出租車行業。  采訪中南寧市運管處政策法規科相關負責人也認為,當前最需要的是盡快對各類“專車”進行規范。“應當明確租賃專車進入約租市場的門檻,比如車輛達到什么標準、買了什么保險、司機達到什么水平等”。 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王軍等專家提出,作為互聯網共享經濟的代表,網絡預約出租車的最大特點和優勢不在于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運用,而是其利用信息技術實現了對閑置運力資源的整合和利用,作為非營運車輛的私家車實現了跨界。  專家認為,如果改革之后,政府還是對網絡打車平臺和司機采取出租營運資質許可、數量管控等監管方式,從實質上來講仍然是原有出租車管理體制的延伸,并沒有真正體現出對互聯網共享經濟新模式的理解和吸納。  部分受訪人士表示,在當前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,政府應立足于新形勢發展,一方面以此為契機加快推進傳統出租車行業改革破冰;另一方面,在充分發揮市場調節機制、把握監管底線的基礎上,建立起鼓勵新興業態發展的監管新模式,允許私家車在限定范圍內以非營運的身份進入網租車市場,使其成為城市運力的有效補充。

免責聲明:本網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,內容的真實性、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,真偽自辨,交易前一定要慎重考慮。

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;本站有部分信息和資料來自會員發布和網絡搜集,如有侵權請來電告知,本站盡快處理。

Copyright ? 2007-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       

Pc28结果参考